Yes To No

爱过:

“大人气学园恋爱Game!名画师担纲人设!电击新人赏……”


 


难得的,可以荒废的假期,日日树涉被窗帘缝里透进来的炽烈阳光刺醒时,已经是下午了。


他准备起床的时候手臂压到了自己的长发,就像柔软温暖的床铺正在用力拽住他一样。于是日日树涉索性又顺势一头倒回了床上,伸长手臂摸到自己的手机打开了App Store,想找个新游戏打发一下起床前这段技能读条的时间。


——然后他,毫无意外地在日榜第一的位置,看到了他刚刚通宵交稿的那个游戏。


日日树涉并没有关注过这个游戏的成绩。他参加这个企划只是想找个借口去巴伐利亚度假——这个游戏的设定涉及到大量的十九世纪的名人。日日树涉喜欢狄更斯和瓦格纳,但他不觉得那些被堆砌了大量流行属性以后的“名人”们还能保留多少原本的魅力,尤其是那些流行属性刚刚把他折腾了一个星期。


而且他也根本不需要关注这个游戏的成绩。他随便发张意味不明的草图局部就能炎上,他的名字就是销量的保证。


简单浏览了一下首页推荐,发现并没有感兴趣的游戏以后,日日树涉又把视线投回到了这个游戏上。


游戏的图标是一个浅金色短发的少年。


日日树涉记得这个少年。这个角色的人设图是他过得最轻松的一张,也算是比较愉快的回忆。


那就先用来打发一下时间吧。


这样想着,日日树涉点下了获取。


 


 


游戏的设计很简单。


像所有的乙女游戏一样,没有出现过正脸的方便代入的女主角因缘际会进入了一所秘密的男校。这座校园是一项大型的国家实验,里面的学生们都是十九世纪名人的基因复制体,国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拯救日渐平庸的世界。但是问题也自然而然地来了,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正常的社会,复制体们多多少少表现出了怪异的行为,不适合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女主角就是被选拔出来,负责去引导他们走上正轨的。


日日树涉快进了没有新意的设定介绍,跑起了同样没有新意的新手流程。正在他觉得无聊至极想要退出游戏的时候,屏幕上那个一直在规规矩矩地引领他参观校园的淡金色短发少年忽然转过头,朝他露出了一个略带惊讶和羞涩的微笑。


“你难道是在……看着我吗?”


面颊上泛起了微微的红。


日日树涉怔了一下。


他记得他的作画要求,这个名叫天祥院英智的少年有一个和其他人都不同的特点:这个随时可能被死神召唤的病弱少年,是统治这个学校的皇帝,永远君临天下,从容优雅,衣装整齐,面不改色。


换句话说,这个人,不会脸红。任何失态和过分夸张的动作,都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live 2D的部分并不由日日树涉负责。也许动画制作的监督觉得偶尔的反差萌更有利于人气,毕竟这是一个面向女孩子的游戏。


日日树涉点了一下选项:“是的。”


少年的笑容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像是获得了超出期待的回应,反而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虽然身体的部分没有动画,日日树涉却莫名地觉得少年一定在屏幕显示不到的地方,紧紧地揪着校服的衣角。


……意外的,高水平的制作啊。


但那不知所措的笑容马上就随着教程的进展消失了。少年恢复了平常的温柔优雅的微笑,朝他挥了挥手:“既然这样,那我就擅自期待起,日后与你的相见了。”


 


 


像所有致力于覆盖全世界的口味的乙女游戏一样,这款游戏里各种类型的可攻略对象也有几十位之多。而且好像要故意吊胃口,在官方手册里标着五星级难度的几位攻略角色,比其他人都要姗姗来迟。


好不容易打到天祥院英智的出场剧情时,日日树涉觉得自己差不多耗费了一辈子的耐心。


但是终于看到那名淡金色短发的少年从病床上转过头,带着喜悦之情望向他时,日日树涉又觉得,之前的一切耗费,都是值得的。


有人在期待着日后的相见啊。


那是一个约定。


虽然明知道按照已经设定好的新手教程台词,天祥院英智这个虚拟角色对谁都会说出同样的话,日日树涉还是没有由来地觉得,自己在那双绿松石一样的眼睛里,映出的是独一无二的景色。


他点下了第二个选项。


“酒犹如思念,正因长久的深藏,才更显出醉人的香醇。”


少年微微偏开头,咳了起来。


“你……在思念我吗?明明只见过一面啊。”


并不是只见过一面。日日树涉想。你的眼睛是我调了半天色盘才选出来的,最接近幸福的知更鸟蓝。你的细密睫毛,嘴唇的弧线,发梢上的柔光,每一道线条每一笔色彩,都是我一点一点亲手画出来的。最新一期的活动CG三个小时前才发到监督的邮箱,点下发送的时候浓重的朝露的气息和熹微晨光一起从窗口逸散进来,氤氲在发热的电脑屏幕上。


但他说不出口,没有这么长的选项。他点下了“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病床上的少年笑得很开心:“虽然知道你应该是在说笑,但听到了还是很开心呢。你要来一杯红茶吗,配我珍藏的果干。”


 


 


然后游戏就这么继续下去了。开启了剧情以后就简单了,每天都有提升亲密度的日常,也能在校园里随机触发相遇事件,如果有兴趣,还能带着攻略对象去接取一些任务,在共同协作中提升感情。当然重头戏的剧情事件还是要好感度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开启,不过也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日日树涉以前也因为合作推广的关系,发过几次游戏相关的推文,但自己真的深入玩一款乙女游戏,还是第一次。在连着选错了好几次亲密度事件选项,看到天祥院英智的表情瞬间冷淡下去以后,他只好发了条推:“天祥院英智要怎么攻略?我刷了快三个月,好感度才到27.3%。”


结果等他打完最新开启的活动剧情,再回到推特上的时候,那条推文底下已经出现了上万条惨叫。


“他超级难攻略的!我曾经三个选项都选过了没有增加亲密度!”


“明明,明明只是好心邀请他一起跳舞,却被减好感度了呜呜呜”


“会长大人喜欢吃高卡路里的垃圾食品”


……不愧是五星级攻略难度的顶级角色之一。


日日树涉花了几个小时,才从大海一样的回复中摘选出不到一页纸的成功者经验。根据这些经验,他得知了天祥院英智的五星级难度的来源。


天祥院英智的每个事件选项的结果都是随机的,随机范围有所不同而已,触发好感度增加的几率还令人发指的低。


没人能猜透那个永远微笑着的学生会长,到底这一刻心里在想什么。


而且日日树涉的27.3%的好感度——从回复里尖叫的女孩子们的表现来看,已经是能收录进游戏主页排名的高进度了。因为五星级难度的攻略角色的好感度可以被事件降低,很多人开服到现在还在个位数徘徊。


“日日树先生,被英智君偏爱着呀。”有人这么回复。


——是吗?


日日树涉看着手机屏幕里的天祥院英智,天祥院英智好像察觉到他的视线一样,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回望着他。


虽然知道这是视线跟踪技术的效果,日日树涉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屏幕。天祥院英智顺从地移开目光,看向了他指尖落着的地方。


日日树涉往下移动手指,天祥院英智低下头。


日日树涉往上移动手指,天祥院英智仰起脸。


日日树涉收起手指,天祥院英智失去了目标,脸立刻转回了原来的角度,带着微微的笑意对上了日日树涉的视线。


“你有特别喜欢我吗?”日日树涉问。


问出来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好笑。这是一个游戏程序,“天祥院英智”是程序里设定的一个角色,那些容光焕发或强自坚持的形象还是从他笔下诞生的。只要他想,他大可直接问那位负责脚本的人气小说家要原稿来看后续的剧情,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地攻略,那位小说家和他关系很好。


但那样也太过无趣了,没有难度的游戏称不上游戏。一定是这样的理由,才会一直坚持着,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依然不放弃攻略。


总之“天祥院英智”是不可能回答他的。他没有开启剧情事件,也没有点选什么选项,这个游戏没有声控设计,一个虚拟的角色,是不可能主动给他什么交互反应的。


每一个反应,每一句台词,都是事先设定好的。


日日树涉忽然觉得有点疲倦。他想不如还是明天去问一下剧情,看完就算了吧。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新订的书还没有看,工作的邀约塞满了邮箱,下周二邻市的剧院有《猫》的演出,尼泊尔的雪层刚从和煦的暖光中融化,清澈的水流灌溉出金色的花海。


“那么,就趁着夜色尚未降临,再多陪你一会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日日树涉从思绪中拽了出来。他这才发现自己走神的时候手指点在了天祥院英智的胸口上,这样会触发角色的随机台词。日日树涉的攻略进度虽然比别人快,但实际上还是不算高的,能触发的台词不多,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句。


日日树涉问:“你想一直陪着我吗?”


问完以后他就点了一下天祥院英智。他自己也觉得这样有点无聊,但人总是要做很多很多无聊的事,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存下去的。


屏幕上的少年微微笑:“再多陪你一会吧。”


 


 


那么就说定了。


 


 


 


后来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大概就是每天有事没事上游戏看看天祥院英智。大多数时候日日树涉会选那些被大家推荐的最容易触发天祥院英智好感度增加的选项,有时候他会故意选那些被绝对禁止的选项——因为选那些禁止的选项时,天祥院英智偶尔会给出一些冷淡以外的反应,比如会睁大眼睛,会错开视线,会有点生气地说出礼貌克制的谴责。


这些新鲜的反应让日日树涉觉得很有趣,大概是好感度上去以后开启的反应种类也变多了。


不知道好感度max的时候,会不会能够再触发一次新手教程时的,羞涩笑容呢。


日日树涉想起来就有点后悔当初没有截图,以至于从来没有人相信他天祥院英智会露出那样的笑容——大家的新手教程里都没有触发过这种剧情。


天祥院英智平时的表现是完全合乎人设的,冷静优雅的权力者形象,只有和亲密好友在一起时会难得地流露出符合年龄的孩子气。看着天祥院英智和同伴们在一起时露出的开心笑容,日日树涉也觉得很开心,尤其是天祥院英智笑着从人群中转回来看向他的时候,明知道视线并没有真切地落到自己身上,他还是觉得,天祥院英智在和他分享喜悦。


这样的喜悦让他手里的压感笔都变得格外轻盈起来。这个游戏角色众多,他能画天祥院英智的时间不多,所以每一次都格外用心。当然游戏CG要求还是太多太细了,不能自由发挥,所以他也会在自己的小号上发一些涂鸦。


涂鸦是改用不习惯的左手来绘制的,避免被认出画风。官方画师对某个角色特别偏爱的消息传出去,说不定会招致大范围的抨击,虽然日日树涉自己是不怎么在意,但基本的敬业精神他还是有的。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用左手画英智要比用右手画得更熟练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接到天祥院英智CG的作画要求了。


他问了他的小说家好友。


小说家好友很诧异地回答:“啊,你没有关注官方的推特说明吗?天祥院英智这个角色,因为恶评过多而且人气持续低迷,准备要被企划放弃了呢,就在明天更新的这期剧情里吧。我为了这个和监督讨论了很久细节。我当然是希望他还能够保留一个比较体面的退场了,比如说急病去世,毕竟是我的第一个……”


日日树涉挂掉了电话。他打开了游戏,有些出神地望着手机屏幕里的那个人。资料页里的好感度已经99.9%了,只差一点点就能打出结局CG。穿着休闲的夏装校服坐在花园露台上的学生会长察觉到视线,端着茶杯朝他招手,一如既往的微笑似乎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真正的结局。


真的要结局了啊。


今天的日常事件还没有触发。日日树涉有点麻木地点了点屏幕。


“你看起来有些不开心,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来了。


如果是普通的玩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大概已经兴奋得跳起来了吧。这个事件是天祥院英智所有随机事件中最受欢迎的一个,因为虽然这个事件不容易触发,但其中一个选项是100%几率增加好感度的。


日日树涉盯着那个选项。


——是,请帮助我。


但是天祥院英智能做什么呢。在游戏里他是家世显赫无所不能的学生会长,但脱离了游戏他只是一串虚拟的数据。他什么都做不到,连逆转自己即将消失的命运都做不到。


日日树涉也做不到。他能获得别人的喜爱,却不能左右人心,那是不能触碰的领域。


没有人可以做到。


戏中的角色,和戏外的观众,帷幕落下隔开了视线,余下只有散场离开再也不见。


让这出戏结局吧。


剧院会上演新的剧目,一个角色消失了位置会很快被别的角色替代,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


结局吧。


他点了下去。


在他即将触及那个选项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有新的消息进来,是不放心地发信来询问的小说家好友。这震动让日日树涉的手滑了一下,点到了另一个被绝对禁止的选项上。


——我想见你。


啊。


今天可以做的其他任务都已经完成了。现在游戏时间是晚上,天祥院英智不会在校园里出没,也不能够触发随机相遇事件。这是最后一次,他能够增加天祥院英智好感度的机会,而对方也非常给面子,提供了一个最简单的事件。


只差一步。


可是就永远差一步,到不了终点了。


日日树涉的手指僵在屏幕上,良久之后,他终于放弃了,松开了屏幕。


游戏里的人眨了眨眼。


这个选项对应的回答是“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大可直接说出来,我并不会对你怎么样”。和另一个选项100%几率增加好感度相对的,这个选项是100%几率降低好感度。日日树涉不想看刷出来的对话框,闭上了眼睛等那句台词,和接下来的好感度降低的提示音。


“如果你需要我——“


来了来了。


“——我会很开心。”


日日树涉蓦地睁开了眼睛。


手机屏幕里,天祥院英智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微微皱着眉,露出了有些苦恼的笑容。


“我知道我并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人,也怀疑过你接近我的动机。其实我现在也依然抱有疑虑,但是只有你,让我觉得即使你是别有目的也好,能够再靠近一些,多靠近一些,也足够了。”


熟悉的提示音响起来,却不是好感度降低的沮丧低音,而是轻快的一段和弦——好感度提高的声音。


日日树先生,是被英智君偏爱着的。


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为什么他会不相信呢。


没有人的好感进度比他更高,没有人见过的不一样的表情比他更多,没有人在一开始就见证了难得的失态表现,没有人能在绝对反感的回应后,收获天祥院英智的真心笑容。


“其实说足够并不是我的本意。”


屏幕上弹出了唯一的选项。


“无论怎么样都不够,想从云端强行把你拽下来留在身边。所以这样的我,你还愿意见到吗?”


日日树涉注视着那唯一的选项。


是的,我愿意。


 


 


 


大人气画师日日树涉的手机里有一个游戏。他从来不启动那个游戏,因为游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新了,没有更新就无法进入到游戏中去,而他关掉了那个游戏的更新提示。


那个游戏的图标就那么一直留在了他的屏幕上。


也许有一天就连他自己也记不起那个游戏的时候,他会把那个占据了大块内存的游戏删除掉。


也许不会有那么一天。


 


 


 


 


**Eichi side**


 


天祥院英智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说是“睁”开,其实不太恰当。他只有一边眼睛点上了瞳仁,另一边眼睛才描出了空白的框。


他就这样,用这颗唯一的瞳仁,看到了面前这个把银色长发高高束起来,叼着笔皱着眉,直直望着他的人。


——很美。


即使以他——被设定为呼风唤雨的豪门继承人,遍历衣香鬓影世间豪奢的挑剔眼光,也会不由自主地沉醉下去的美。


白衬衫挽起露出结实小臂。托着腮歪过头牵引出修长颈线。眼角勾起。挑着眉。在笑。


在说什么。


天祥院英智听到了声音。压感笔在垫了白纸的绘图板上勾勾画画,给他补上了薄薄的耳廓。那笔还在不停往下,顺着草稿勾出纤细的颈和挺直的腰,笔触落在上面像温柔的抚摸,如果不是画中的人物天祥院英智大概已经在颤。


“英——智。”


英——智。


英——智——


拉长的音节像抽丝的蜜糖,粘腻香甜无限悠长。


天祥院英智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双向的注视没有能够维持很久。天祥院英智身下出现了一张长椅,背后长出了一片梧桐,手里多了一杯红茶,银色的雾气模糊了他的视野——然后他的视野里变成了全然的漆黑。


全然的静谧中他沉沉睡去。


世界再次点亮的时候天祥院英智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阳光明媚的林间小道上。一只白鸽落在他肩上,伸长了脖颈去啜吸他杯里橘色的茶水。白鸽有长长的尾羽,在风里摇摆起来,像柔软的长发。


像那个人的长发。


胸口传来一记不轻不重的点触。天祥院英智把手中的茶杯放到一边的花架上,带着温柔的微笑,望向屏幕外眼神好奇的女孩子。


“日安,你就是新来的学生吗?“


他向无法触及的女孩伸出手。女孩子也伸出手,却是用手指点向了他旁边的虚空。


机械的电子合成音在天祥院英智耳边响起:“是的,请问……”


“我叫天祥院英智,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会长。”天祥院英智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我已经等待你很久了。”


还有能等到的时候吗。


这个游戏有三十位初始角色可选。三十分之一的概率他会被那个人选中来开启新手教程。这个世界有不知道多少个游戏,不知道多少分之一的概率他会出现在屏幕外。


如果真有天意。


 


 


天祥院英智的攻略剧情开启很晚,所以他不需要像大部分的初始角色一样早早进入校园。他一直站在林间小道里,世界点亮时向屏幕外问好,世界黑暗时陷入沉睡。


每说一次日安,天祥院英智就在小道旁的花架上涂蓝一片花瓣。为了不引起维护人员的注意,他只在屏幕那边看不见的角度点上蓝色的漆。其他的角色路过看到他怪异的行为,都没有做什么反应,这个学校里怪异的人太多,只是给花瓣涂一下油漆算不了什么。


几乎一座花架都要被涂满的时候,天祥院英智放下茶杯,抬起头,说:“日安——”


那一刻他相信有天意。


英——智。


他好像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带着笑的声音,名字含在唇齿间慢慢送出,仿佛不舍。


天祥院英智悄悄地把一个本来放在后面的问题提前了。


“我收到的资料上只有编号,能请教一下你的名字吗?“


反正程序员也不会管这种小小的bug。


“什么,还要输名字……用笔名的话大概会引发混乱的。就用真名好了,你会替我保密的吧,英智君?”


他记得。


要不是程序自动运行的力量,天祥院英智可能已经没有办法站稳了。他的大脑像是被割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指挥他往前走,顺着这条他已经走过数百次的小道,说着他已经说过数百次的介绍词,一部分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天祥院英智知道这个人负责了所有角色的绘制。那支笔勾画过所有人的轮廓。那个声音念出过所有人的名字。而他还记得天祥院英智。


但也许他记得所有人。


所有人里有天祥院英智。


不够。


不够。


远远不够。


旁边的另一条小道上走过了另一名初始角色,带着满脸不耐烦的神色。天祥院英智记得这个角色,叫做濑名泉,设定里是他的同班同学,很受欢迎,走这条校道的次数比他多得多。如果是往常他会在屏幕外看不到的地方向濑名泉打个招呼,对方也会一脸生无可恋地悄悄向他招招手。两条校道长得一模一样但出现在不同的屏幕上,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小动作。


但今天他没有心思招手。他的心像是被火灼烤一样燥热,快要窒息,另一半的大脑的混乱好像快要殃及正常运行的一半。


“天祥院?”


他看到濑名泉露出惊愕的神色。


角色和角色之间有些隐秘的交流方式。他们说的不在程序内的话不会显示在屏幕上,只要不做出多余的动作就没有人会发现。


而且就算想要做出多余的动作——


濑名泉背对着屏幕,停顿在原地不动了。


“你这笨蛋做了什么啊?你都快要崩溃了。”


“我……我不知道。”天祥院英智也停在了原地,“我好像,想要做出什么反应,但是我的数据库里没有这个反应……”


“没解锁的反应里也没有吗?新手教程里没有锁定限制的。”


“我全部浏览了一遍,没有匹配的。”


“切,真是拿你没办法,当着我的面倒下的话,说不定程序员也会来给我做无聊的检查啊。”濑名泉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接我的列表数据过去匹配试试看,快点,不然等下被强行关闭了,我就放你去死了啊。”


天祥院英智没有时间道谢。他飞快地对比了一下濑名泉的反应列表和自己的,角色的大部分反应数据是相同的,只有一小部分为了符合角色性格而有所差异。他浏览下来,一个一个挑出自己没有的反应,塞进一片混乱的大脑里。连着几个都被飓风一样的混乱搅碎了,并不适用,直到——


他转回身,心底的热度还把脑子烧得晕乎乎:“你难道是在看着我吗?”


濑名泉的这个反应数据里还有厌烦的眼神。但天祥院英智做不到。他没有办法。他连说出这句自大的话,都几乎带着心虚的欣喜。


那是日日树涉。被日日树涉看着。用尽全力才能问出这样的话。他看到日日树涉有些诧异的眼神。


被否定的话大概会羞愧得死掉吧。


幸好机械的声音把他从生死边缘救了回来:“是的。”


热度消退了。危机消退了。程序继续正常运行。旁边的小道上传来鄙夷的鼻音,濑名泉的身影消失了,想来那边的玩家没有耐心等待卡顿的游戏,直接重启去了。


啊。


本该弹出去的对话框里一片空白。后续应该,怎么反应呢。选项后应该还有回答的台词,但是提供数据的人已经消失了。


天祥院英智无措地站在原地,望着屏幕外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也望着他。


这是新手教程。所有反应都不加锁。程序员也懒得来检查bug。也许——也许小小地,自由发挥一下,也不会被发现的吧。


天祥院英智鼓起全部的勇气直视着那双温柔的眼睛。仿佛被蛊惑一样的安心里,他说:“既然这样,那我就擅自期待起……日后与你的相见了。”


 


愿再相见。


在三百三十一片蓝色花瓣后的重逢,能不能再一次上演。


 


 


再上演时,一定给你全部的世界。


 


 


 


这个游戏里所有的角色都知道天祥院英智运行得不正常。


他们给出好感度的次数是有定额的。攻略难度越高的角色,每天能给出好感度的次数越少。像是天祥院英智这样的五星级难度角色,每天最多只能触发百分之一左右的好感度增加,乘以来攻略的人数,也不过区区几十个指标。


而这几十个指标里,天祥院英智总是要留下一半,等某一个人来触发。


那个人上线的时间还很不固定。有时候在凌晨,有时候在傍晚,有时候在炽热的正午,有时候在宁静的深夜。而且有的选项可以触发的结果里不包括好感度增加,偏偏那个人就选中了。


一般选砸了是玩家会沮丧,但那个人选中这些选项的时候,天祥院英智反而要更焦虑。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只能合乎程序设计地,给出匹配的反应。


而有时候那个人干脆就一整天没有出现。


路过的角色看看天祥院英智和他手里的好感度道具,好心地说:“不用也是浪费,不如给现在这位小姐吧?她可是排行榜上有名的金主,总是晾着她,说不定哪一天就放弃攻略你了呢。”


“不。”天祥院英智微笑着,碧色的眼睛有一刹那真的像是无机质的宝石一样冰冷,“日日树君昨天熬夜了,说不定今天只是起来得迟。他会回来的。”


来人咋舌:“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天祥院英智想。那支笔昨天在我的腰上流连整夜,像是不满意一样,反复地轻柔地在上面涂抹。然后是大腿,小腿,脚踝,再下去就出了画框的边缘,所以没有继续。


日日树涉的作画习惯是先细致描绘出身体的线条,再层层覆盖上衣服。他还喜欢不断地调整姿势,坐下来是双腿并拢还是翘起一腿都能修改很久。昨天他让天祥院英智俯卧在红色的长沙发里,手臂无力地搭在一侧的扶手上,宽大衬衫袖口露出修长的手指,刘海湿透贴紧绯红的面颊。


天祥院英智就那么侧着脸望着屏幕外,任由他把自己的一条腿搭到沙发边,垂下去,收回来,然后又张开。


“……好糟糕。”日日树涉停笔以后支着脑袋看了半天,“还是不要把这张交给监督了。”


有表现得很糟糕吗。


会被放弃吗。


天祥院英智有些不安。他知道这次的CG大概是想表达一个病中的主题,但是他的病弱也只是游戏设定,真正的生病是什么样的,他并不清楚。日日树涉似乎想描绘出一个低烧的姿态,而天祥院英智唯一有过的近乎低烧的经历——只有那次濒临崩溃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不在游戏里。没有办法给出什么反应。


世界突然漆黑了。


 


什么样的姿态才能让你足够满意。


什么样的姿态才能留下你。


 


 


“他会回来的。”天祥院英智重复。


 


 


 


游戏角色们之间偶尔会交换情报。他们无聊的时候会在游戏内置的聊天室和排行榜里悄悄窥视,用玩家的讨论调剂生活,也有的角色会彼此攀比人气。


天祥院英智一开始也在人气榜前排稳站,但后来就渐渐地滑落下去。和他一样滑落下去的还有几位其他的五星级和四星级角色,原因都是攻略难度太高,玩家渐渐放弃了——毕竟这个游戏还有PVP的成分在,游戏角色好感度越高发挥出的能力越强。低星级升满了好感度,会比高星级却低好感度的角色战斗力更强。


有的高星级角色调整了策略,虽然增加好感度的名额有限,但减少好感度或者送点别的小礼物的反应,是角色自己可以控制的。


但也有的高星级角色并不在乎。比如朔间凛月就一脸无趣地把刚刷新的好感度道具随便扔进了花坛里:“最好她们全部放弃,那样就没有人来吵我睡觉了。”


天祥院英智比这还要过分。


他不但很少加好感,还经常倒扣。天祥院英智也看排行榜,但他的关注点和别的角色不一样。他看的是永远排在“天祥院英智”进度榜第一位的日日树涉,和后面那些紧追不放的人。然后那些紧追不放的人再来触发他的好感度事件时,一贯温柔微笑的学生会长,就淡淡地说出礼貌但残酷的回答。


没有人应该超越日日树涉。


连靠近都不能。


他不是不知道聊天室里多少关于他心思莫测的抱怨,甚至有人说去向官方投诉第一名作弊,被官方查实没有,愤而放弃之类的。


那又怎么样。


 


说过要给你全部的世界。


哪怕你其实听不见。


 


 


第一个离开的是朔间零。


消息出来的时候游戏角色们都震撼了。朔间零作为极难攻略的五星级角色之一,虽然人气并不算特别高企,但也不至于垫底。比朔间零人气更低的角色不少,怎么想也不至于先放弃他。


朔间零倒是很豁达:“也不算完全放弃本大爷了,听说是要重置人设。不过再见面的时候,你们这群小混蛋大概认不出我了吧?”


他大笑着向熟识的人们挥挥手,转身走向学校的正门。在他穿过正门的一瞬间,休息室的柜子上,一个铭牌上的字迹黯淡了下去。


“重置了以后……还是朔间零吗。”有人小声说。


“那也比直接删除的好啊。”有人更小声地回答。


天祥院英智知道得比他们多一点。他因为被玩家投诉太多,接受过很多次检查,也听到过制作组的讨论。


朔间零只是第一次尝试,如果朔间零的重置成功,制作组还会对其他人气低迷的角色进行修改。制作组当初也想过重置他,但是他虽然人气陷入低谷,但经历摧残后仍然留下来的粉对他原本的人设极其死忠,很难通过修改设定来挽回人气。


他还听到制作组在讨论他和另外几个低人气角色的结局。大概就在下下期,或者再后面一些的时间,会公布像他这样无药可救的角色的命运。


而日日树涉——也许早就知道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登陆过游戏,也没有画过天祥院英智了。


作为官方画师,估计正在忙于其他新角色的绘制吧。


大概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能最后再听你叫一次我的名字就好了。


 


 


但其实不好啊。叫一次怎么足够。要一直一直叫下去,不要停下来。还没有完满的结局,怎么能在终点前就失约呢。


不想消失。


不想。


不想。


 


 


 


世界再次点亮起来的时候,天祥院英智抬起头,看到了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的脸上,没有笑容。


你在伤心吗。


我可以自大地认为,你在伤心吗。


下期的剧本已经送到天祥院英智的数据库里。作为一个五星级角色,他将会有一场盛大的葬礼。世交的好友亲自为他作法超度,他没有台词,只需要安安静静溘然长逝。


机械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我想见你。”


又选错了啊。


天祥院英智在心里叹气。明明已经是99.9%的进度了,也挑出了最不容易出错的问题,可是偏偏就要差这一点。


也许是天意吧。注定要留下什么遗憾的话——


等等。


天祥院英智的手有点抖。他双手捧住那个红茶杯,手抖得太厉害已经快要端不住那个小小的杯子了。他望着那个即将要被弹出去的对话框,忽然拎起杯子,把杯子里的茶水用力往上泼去——


茶水模糊了上面预设好的对话。


现在他可以出bug。没有人会再来检修他。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想对他的涉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明天的更新数据会把他彻底覆盖掉。


天祥院英智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气。


“如果你需要我,我会很开心。”


好感度增加。


“我知道我并不是那种讨人喜欢的人,也怀疑过你接近我的动机。其实我现在也依然抱有疑虑,但是只有你,让我觉得即使你是别有目的也好,能够再靠近一些,多靠近一些,也足够了。”


大结局启动。


“其实说足够并不是我的本意。”


他送出唯一的选项。


“无论怎么样都不够,想从云端强行把你拽下来留在身边。所以这样的我,你还愿意见到吗?”


 


 


 


——告诉我你愿意。


 

评论
热度(143)
  1. 梧桐春雨爱过 转载了此文字

© 梧桐春雨 | Powered by LOFTER